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鉴定人出庭法律制度构建及完善

--由朱某某故意伤害一案引发的思考

  发布时间:2017-08-19 11:44:40


提要

新《刑事诉讼法》规定了鉴定人出庭制度,这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案件当事人的合法权利,有利于查明事实真相,推进了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然而,随着审判实践的深入,鉴定人出庭制度原则性过强、可操作性差的缺点愈发凸显。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本文着重从鉴定人出庭申请的审查、鉴定人出庭通知书之送达、专家辅助人制度以及鉴定人的权益保护四方面展开:阐述了对于鉴定人出庭申请审查之必要性的把握;明确了出庭通知书之送达的接收机关为鉴定机构、鉴定人隶属的司法行政机关,并且该机关负有协调出庭事宜的责任;初步构想了专家辅助人制度完善的方向,包括明确专家辅助人意见的属性、提供虚假意见的法律后果以及权益保护三方面内容;提出了鉴定人权益保护既包括人身权益,也包括经济权益,以及这两种权益所应涵盖的措施。全文共9158字(含注释)

案件回放:2014201322321时许,被告人朱某某因琐事对被害人彭某某进行殴打。事发当晚,被害人彭某某被送到青县人民医院就诊。201366日,被害人彭某某在青县司法医学鉴定中心进行伤情鉴定。该中心认为,被害人彭某某为双耳中度感音神经性聋,暴震外伤为致聋因素,构成轻伤。被告人朱某某辩称,被害人彭某某系多年陈旧性耳聋并要求重新鉴定。后因被害人彭某某拒不配合重新鉴定,被告人朱某某申请鉴定人出庭。

结合案情,法庭决定通知鉴定人出庭并做出如下准备工作:12014121日,将出庭通知书送达于三位鉴定人及其所属的青县司法医学鉴定中心;22014125日,要求三位鉴定人就未出庭做出书面说明;3201523日,对三位鉴定人进行询问并制作询问笔录;42015228日到青县人民医院调取医生考勤记录;5、在2015312日至14日将二次开庭通知书直接送达于三位鉴定人。但是,两次开庭,三位鉴定人均未到庭。

2015年45日,青县人民检察院以证据发生变化为由,撤回起诉。

上述案例,是我国现行鉴定人出庭制度下的一个缩影。1996年《刑事诉讼法》赋予了公诉人、当事人、辩护人以及诉讼代理人对鉴定人的发问权,也赋予了法院对于证人、鉴定人的询问权,但是没有明确规定鉴定人出庭的具体制度,也未规定鉴定人不出庭的法律后果。这样的立法状况,使得法院对于鉴定有异议的案件处理起来颇为棘手。2012年新《刑事诉讼法》,在借鉴《刑事诉讼法》相关解释、《办理死刑案件证据规定》立法精神的基础上,结合近年来的司法实践,明确了鉴定人出庭作证的情形及不出庭作证的法律后果。这对于案件事实的查明、被告人权利的保护、防范冤假错案都意义非凡,更重要的是,这体现了“以审判为中心”诉讼制度的关键地位,能根本保障司法公正。

那么,新《刑事诉讼法》施行以来,鉴定人出庭制度在审判实践中发挥了多大作用,审判效果如何,果真如立法者、专家学者以及司法人员预期的那样效果显著吗?笔者对全国范围内有关鉴定人出庭的典型案例进行了搜集[1],共检索到12例要求鉴定人出庭的案件,其中6例案件的鉴定人出庭作证,6例鉴定人未出庭作证的案件中,有4例是法院经过审核之后认为无必要通知鉴定人出庭,1例系鉴定人出具“更正说明”证明原鉴定意见中系笔误,一例系鉴定人不配合出庭。

可以看出,新《刑事诉讼法》实施以来,申请鉴定人出庭的案件数并未大幅提升,然而出庭率也并未如一些专家、学者所说的如此之低[2];实践中的确存在鉴定人不配合出庭的情况,原因无非基于担心被打击报复、出庭会带来时间以及经济效益的得不偿失,甚至个别鉴定人对鉴定本身没有十足把握,更多的情况是法院认为根本没必要通知鉴定人出庭;鉴定人出庭的案件,法院绝大多数情况下采纳了鉴定意见,判决被告人有罪[3],只有在专家辅助人参与庭审时,才能出现被告人罪轻、无罪的判决,如刑事诉讼专家辅助人出庭第一案——安徽省黄山市祁门县警察方卫、王晖涉嫌故意伤害案,乃至最近受到全国瞩目的念斌投放危险物质案[4]

总体来说,鉴定人出庭制度发挥了一定程度的积极效用,然而原则性过强、可操作性亟需提高的状况也显而易见。如何将该项制度发挥的淋漓尽致,如何让该项制度更加切合实际,是本文重点探讨的内容。


[1] 参见北大法宝案例库http://bmla.chinalawinfo.com/case/index.asp,时间为2012314日至2015517日。

[2] 叶青:《构建刑事诉讼证人、鉴定人出庭作证保障机制的思考》,载于《中国司法鉴定》2015 年第2 期。对于鉴定人出庭率,之所以有这样的分歧,根本原因在于统计方法的差异。理论界更倾向于鉴定人出庭案件数/年度结案数来作为统计标准。笔者认为,鉴定人出庭案件数/对鉴定意见有异议且申请鉴定人出庭案件数更为适宜。

[3] 在笔者检索到的案件中,只有一例案件,在鉴定人出庭的情况下,二审法院对原审鉴定意见进行了复核鉴定,作出改判,宣告被告人无罪。参见北大法宝案例(2014)承刑终字第00217王某某等寻衅滋事、故意伤害案

[4] “念斌案始末”7年前“鼠药投毒案”真凶浮出水面http://news.hsw.cn/system/2014/1126/184190.shtml

责任编辑:姚琳    

文章出处:办公室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