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浅论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

  发布时间:2017-12-21 15:36:39


乞讨现象是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它的出现有着政治、经济、文化、历史等诸多原因,因此乞讨现象在短期内是无法彻底消除的。单独并且自愿的个人乞讨行为是一部分社会成员个人自由意志的体现,是一种谋生的手段,本身并不危害社会。但是,一些强制、欺诈性乞讨则具有了一定的社会危害性。特别是一部分不法分子以暴力、胁迫手段组织残疾人、儿童进行乞讨,这种行为则对社会最弱势的人员——残疾人和儿童造成了严重的身心伤害,对社会整体也造成了严重的危害,这种行为已经具有了刑法所要求的严重社会危害性这一犯罪的本质特征。所以,针对此种危害行为,我国立法机关适时出台了相应的刑事法律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二次会议于2006629日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六)》,其中第17条规定:以暴力、胁迫手段组织残疾人或者不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乞讨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将此条作为刑法第262条之一。笔者对本罪从立法背景、构成要件和司法认定三个方面进行了分析讨论。

关键词:组织乞讨 构成要件 司法认定

一 增设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的背景

1、增设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的社会背景

乞讨现象从古至今就没有消失过,在一些朝代甚至形成了具有一定规模的帮会组织。自从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的迅猛发展,大量来自广大贫困农村的流动人口涌入各大中城市以寻找新的出路。一些大中城市繁华路段的流浪乞讨人员数量巨增,令人感到费解的是,绝大多数流浪乞讨人员并不愿意接受国家的救助。 “一些乞丐一见救助的工作人员拔腿就跑,一些未成年乞丐的监护人总能及时出现阻碍救助,一些跑不动的乞丐也采用各种方式拒绝救助。”[[1]] 社会中出现的这一奇怪现象有必要值得我们仔细分析其深刻根源。另外,其中还有一些不法分子竟然采用暴力、胁迫的手段将残疾人和儿童组织起来强迫他们外出乞讨,自己在幕后操控着一切,这些残疾人、儿童乞讨得来的财物要全部上交给组织者,自己却过着非人的生活,完不成任务还要面临毒打等各种惩罚和虐待。这些乞讨方式已经脱离了正常乞讨的本质退化为一种危害残疾人、儿童身心健康并危害社会的犯罪行为。在清洁时尚的过街天桥上总是有些残疾人、儿童或者老人趴在地上伸着可怜的双手向过往的行人乞要财物,但谁又知道在他们的背后是否有残忍的“丐头”在幕后操纵,也许施舍给乞讨者的钱财还没有焐热便被丐头索掠而去,可怜的乞讨者仍然要忍饥挨饿。

现实生活中,许多沿街乞讨的残疾人和儿童都处于不法分子的控制之中,并且这些儿童还经常受到控制者的暴力虐待和摧残,每天所有的乞讨儿童和残疾人都有乞讨的任务,完不成就被组织者殴打体罚。一部分乞讨者还甚至可能被这些不法分子人为的残害肢体,如被弄瞎双眼、挑断手脚筋,这些乞讨者被迫害之后,一方面可以博得路人更大的同情以便获得更多的施舍,另一方面手脚残疾后行动不便逃跑的可能性便降到了最小更容易控制、管理。这些组织者为了隐藏自己的邪恶行为常常给一些婴幼儿喂服精神药品使他们长时间的处于昏迷的状态。更有一些犯罪分子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之余还教唆他们进行盗窃、抢劫等更为严重的其它违法犯罪活动。

2、 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行为的社会危害性

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的行为对社会造成了严重的危害。组织者以暴力、胁迫手段组织乞讨的行为严重侵犯了被组织残疾人和儿童的人身权利。因为这种组织行为经常会通过暴力、胁迫的方式去实施,组织者经常会对被组织者进行殴打,虐待,往往造成被组织者伤痕累累。一些组织者甚至人为的残害被组织者的身体,故意造成残疾,断手断脚,弄瞎双眼,对被组织者的身体完整权造成了严重的践踏。由于被组织者经常受到非人的对待,这些残疾人和儿童往往处在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之下,他们也经常处于非常恶劣的生存环境之中,有些人会患上严重的疾病,最终在精神上和肉体上都无法承受这种折磨而自杀或者被虐待致死。因此,这种组织乞讨的行为对残疾人和儿童健康权和生命权造成了严重的危害。

3、 我国对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行为的立法沿革

建国以来,我国对乞讨行为的规制主要以社会、行政方面的立法为主。直到2006年刑法修正案(六)的出台才对此种乞讨行为有了刑事法律的制裁。

对于乞讨行为的行政法律的规制,早在20世纪60年代,我国便在一些大中城市设立了“收容遣送站”。在19825月,国务院发布了《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将乞讨者和其他露宿街头者作为收容遣送的对象。收容遣送制度在一定时期内虽然对维护社会治安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但是,这种制度自身暴露出来的问题也是无法克服的,政府部门严重侵犯乞讨人员人身自由,甚至生命健康权的事件屡有发生,关键是相关政府部门没有摆正收容遣送制度的出发点,一味的强调它的治安管理功能而忽视了它的社会救助功能。2003年,广州出现了孙志刚致死事件,该事件成为了废除收容遣送制度的导火索。在2003622日,国务院出台了《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收容遣送制度从此彻底废止。

新出台的《救助管理办法》体现了以人为本的精神,把重心转移到了对流浪乞讨人员的救助上,把这些人当做了拥有和其他人一样人身权利的社会主体,办法强调自愿原则,办法规定只有流浪乞讨人员请求并表示愿意接受救助时,救助站才可以实施救助。《救助管理办法》第十一条规定:“救助站应当劝导受助人员返回其住所地或者所在单位,不得限制受助人员离开救助站。救助站对受助的残疾人、未成年人、老年人应当给予照顾;对查明住址的,及时通知其亲属或者所在单位领回;对无家可归的,由其户籍所在地人民政府妥善安置。”从此,收容遣送制度被救助管理制度所取代。《救助管理办法》相对于收容遣送制度所缺失的治安管理功能理所当然的被转移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处罚法》中。

200631日开始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一条则明确规定“胁迫、诱骗或者利用他人乞讨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一千元以下罚款。反复纠缠、强行讨要或者以其他滋扰他人的方式乞讨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警告。”从此,对乞讨这一社会问题的规制已经从“行政法规”上升到了“法律”的高度,并且明确使用了“乞讨”的用语,可见国家对乞讨这一社会问题的重视,同时也从侧面反映了各种乞讨行为危害性的不断增加。

但是,现实中出现的一些组织乞讨行为对社会的危害性是相当严重的。一些组织乞讨者以欺诈等方式,从各地以租借或收养方式将多名社会最弱势的儿童或者残疾人带至各大城市行乞,这些儿童和残疾人稍有反抗就会遭到殴打。对于此种行为仅仅以《治安管理处罚法》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一千元以下罚款显然是过于轻纵。面对越来越严重的组织残疾人、儿童进行乞讨的现象,仅有治安处罚,对遏制这类行为是远远不够的,其威慑力是有限的。因此, 2006629日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六)》增加了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以暴力、胁迫手段组织残疾人或者不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乞讨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二 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的犯罪构成

1 犯罪客体

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的犯罪客体是残疾人和儿童的身心权益。刑法理论认为,“犯罪客体是指犯罪主体的犯罪行为所侵害的或可能侵害的,我国刑法所保护的利益,”[[2]]笔者认为,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的犯罪行为所侵害的利益一方面包括被害人的人身权利,另一方面还应当包括被害人的心理健康。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是一个伦理性比较强的犯罪行为,这种行为对本应受到全社会重点保护的弱势群体“残疾人”和心智尚未发育健全的“儿童”的心理都造成了严重的摧残。所以,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的犯罪客体应当是被害人的身体和心理两个方面的权益,即“身心权益”。

2、犯罪客观方面

本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以暴力、胁迫的手段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的行为。这一行为包含着以下几个要素,缺其一便不能构成本罪:

第一、该犯罪行为必须是一种“组织”行为。按照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编撰的《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其将“组织”一词解释为“安排分散的人或事物使其具有一定的系统性或整体性。”与“组织卖淫罪”类似,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本质上是一种“组织乞讨”行为,组织性的犯罪是指以招募、雇用等方法纠集、控制多人而成立的犯罪行为,单独的个人行为不构成组织犯罪。但被组织的残疾人或者儿童的人数又如何认定呢,刑法修正案(六)中并没有明确规定,我们从刑法理论及对其他有关的司法解释分析,应当把三人作为“组织”行为的下限,“三人为众”,所以,纠集、控制三个或三个以上的残疾人或者儿童才能构成组织乞讨的犯罪行为,如果行为人以暴力、胁迫的手段驱使一个或两个残疾人、儿童乞讨是不能构成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的。

第二、该犯罪行为必须“以暴力或者胁迫为手段”。单纯的乞讨行为甚至一般的组织乞讨并不能构成犯罪,乞讨行为从法理上来说是一种个人生存的权利,每个人都有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虽然乞讨行为并不为社会所提倡,但国家和社会还是允许乞讨行为存在的。甚至某些人员把一些乞讨人员自愿的组织在一起进行乞讨以便互相有所照应帮助,只要他们的这种组织行为不对社会其他个人造成危害,国家法律也是允许的。但如果以“暴力和胁迫”的手段强制性的纠集残疾人或者儿童进行乞讨活动则对被组织者的身心权益造成了严重的伤害,为了保护这些被组织者的合法权益,法律便要对这种极端的乞讨方式予以严厉打击。暴力是指“以有形的外力对受害人进行非法的攻击,侵犯其人身。在具体表现形式上多种多样,行为人既可以徒手采用拳打、脚踢、口咬等方法实施暴力;也可以借用工具、动物、无责任能力人或者无过错人实施;在时间上既可以长期连续的实施,也可以是一次性的使用;受害者有被捆绑、殴打、伤害甚至杀害的。”[[3]]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中行为人采用对被组织者进行身体伤害的方式强迫、威胁其进行乞讨。胁迫是指“行为人对残疾人、儿童以实施暴力相威胁或者以其他损害相威胁、恐吓,对他们实行精神上的强制,使之产生恐惧心理,不敢反抗从而违背自己的意愿进行乞讨活动。胁迫的发出,可以是明示的,也可以是暗示的。”[[4]]胁迫的方式既可以是暴力性的也可以是非暴力性的。

第三,上述的目的行为和手段行为必须有机的结合在一起。组织行为本身就是一个有协调性和系统性的复合行为。没有暴力或者胁迫的组织乞讨行为不构成犯罪;没有乞讨的以暴力、胁迫手段的组织行为也不可能构成本罪。因此,如果以暴力、胁迫手段将残疾人或儿童组织起来实施诸如抢劫、盗窃等犯罪而不是为了乞讨,则不能构成本罪而应当以其他相应犯罪处理。另外,按照刑法理论上可以把犯罪分为行为犯和结果犯的分类方式,本罪应当属于行为犯,“行为犯是指只要实施了符合刑法分则规定的某种基本构成要件行为就为既遂,而无须发生特定的犯罪结果或有该犯罪结果发生的法定危险的犯罪类型。”[[5]]

3、 犯罪主体

本罪的犯罪主体是一般主体,只要年满十六周岁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都可以构成此罪。由于刑法修正案没有对单位可以构成本罪做出特别的规定,依照刑法总则的规定,单位只有在刑法分则有明确规定时才能成为犯罪主体构成犯罪,因此单位不能成为本罪的主体。乞讨行为的组织者才能构成本罪的犯罪主体,组织者只要是年满十六周岁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就可以成为本罪的主体,不管是身体健全的人还是自身就具有残疾的残疾人或者未成年人,甚至是被害者的法定监护人都不影响本罪的成立。

4、犯罪主观方面

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的主观方面是故意,过失是不能构成本罪的。根据刑法理论,犯罪故意分为直接故意与间接故意,那么,本罪的主观方面是仅仅包括直接故意还是既包括直接故意也包括间接故意呢?笔者认为,本罪的主观方面只包括直接故意。组织者明知自己的暴力或者胁迫性的组织行为会危害残疾人或者儿童的身心健康,但为了驱使他们乞讨而希望这种危害结果的发生否则便达不到强迫被害人乞讨的目的。刑法理论中的间接故意是指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而放任这种结果发生。放任这种意志因素是一种消极的因素,放任自流的意思,但本罪的组织过程中必须包含着暴力或者胁迫这种积极的手段,行为人以这种积极的危害行为组织乞讨只能是希望危害结果的发生,因为只有暴力或者胁迫行为达到了一定的伤害效果才能逼迫被组织人去乞讨。以暴力、胁迫这种积极的行为消极的放任危害结果的发生,这是不符合逻辑的。所以,本罪的主观方面只能是直接故意,不包括间接故意。

在主观方面中,还有一个需要研究的问题就是本罪的主观方面中是否应当包括“以牟利为目的”?在刑法修正案(六)的征求意见稿中对本罪就有“以牟利为目的”的规定,在正式的刑法修正案(六)中则取消了这一规定,我国的大多数刑法学者对这种变动基本上也都是持肯定态度的。笔者也认为不应当规定“以牟利为目的”。刑法之所以规定本罪的出发点是对残疾人和儿童这一特殊群体身心健康的保护,而不是他人财产权益的损失。因为“从司法证明角度而言,行为人的主观获利目的往往是很难加以证明的,为了严密法网,切实保障残疾人与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良好的管理秩序,对本罪不作主观获利的要求也是合情合理的。”[[6]]

三 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的司法认定

1、 罪与非罪的区分

研究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的司法认定首先要明确本罪的罪与非罪的区分。区分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的罪与非罪的关键是要牢牢把握住本罪的犯罪构成,“犯罪构成对认定犯罪具有决定意义,是认定犯罪的法律标准,充分了犯罪构成的必然是犯罪,构成犯罪必须充分犯罪构成的所有要件。”[[7]]因此,完全符合本罪的四个构成要件方可构成本罪,否则不能构成犯罪或者不能构成本罪。我们把握本罪的构成要件时要特别注意以下两点:第一,被以暴力、胁迫手段强迫组织乞讨的对象是否是“残疾人”或者“儿童”。本罪的犯罪对象必须是残疾人和不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即儿童,如果行为人以暴力胁迫的手段组织14周岁以上的非残疾人从事乞讨活动的,当然不能构成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第二,行为人必须是以“暴力、胁迫”手段“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残疾人或儿童从事乞讨活动必须是在行为人以暴力、胁迫的手段下组织进行的。如果残疾人、儿童进行乞讨是自愿的,他们没有受到他人的暴力、胁迫或者没有受到他人的组织,则也不能构成本罪。

2、 本罪与相似犯罪的区

与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最为相近的犯罪便是第262条规定的拐骗儿童罪。刑法修正案(六)在增加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时就把它编入了第262条之中,作为刑法分则第262条之一,可见两罪有着许多相似之处。根据我国刑法第262条的规定,拐骗儿童罪是指以蒙骗、利诱或者其他方法,使不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脱离家庭或者监护人的行为。与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相类似,两罪都侵犯了儿童的身心权益,犯罪对象也都包括未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即儿童。但两者还是有着许多不同之处的:第一、犯罪目的不同。一般情况下,拐骗儿童罪的行为人通常是一些自己没有儿女的人,他们拐骗儿童的目的通常是把拐骗而来的儿童自己收养或者供自己使唤。而组织残疾人、儿童人乞讨罪的目的则是为了把残疾人和儿童组织起来乞讨谋取物质利益。第二、行为表现不同。拐骗儿童罪是以蒙骗、利诱或者其他手段实施拐骗活动的;而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则是以暴力、胁迫为手段的,以其他方式组织乞讨的不能构成本罪。第三、拐骗儿童罪的犯罪对象只包括“儿童”,而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的犯罪对象不仅包括“儿童”还包括有着同样弱势地位的“残疾人”。因此,两者在犯罪目的、行为手段以及犯罪对象等诸多方面都有着很大区别的。

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与非法拘禁罪也有着许多相似之处。两罪都侵犯了被害人的人身权利,并且,在组织乞讨的行为中往往也包含着对被害人人身自由的限制。但是,两罪还是有一定的区别的。第一,两罪的客观方面不同。本罪是以暴力或胁迫的特定手段限制被害人的人身自由并且组织他们乞讨的,而非法拘禁罪则是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剥夺他人的人身自由而并不驱使被害人从事其他活动。非法拘禁罪的行为手段较为宽泛,既包括作为的方式也包括不作为的方式,只要能达到限制他人自由的任何手段都可以成立非法拘禁罪。第二,主观方面不同。本罪的目的是组织残疾人或者儿童乞讨以牟取利益;而后者的目的是使被害人失去人身自由。当然,相似的两罪之间往往会出现交叉的情况,当犯罪分子以非法拘禁的方式胁迫残疾人和儿童进行乞讨时,便出现了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与非法拘禁罪的交叉问题,并且这种情况是较为常见的。在这种特殊情形下,限制人身自由的行为已经成为了组织乞讨行为的有机组成部分,在组织乞讨罪的客观表现中应当已经包括了非法限制、剥夺残疾人和儿童的人身自由的手段。在组织乞讨的行为中,组织者把非法拘禁行为作为了手段行为从而达到迫使他人乞讨的目的。

参考文献

[1]周斌.“不要直接向街头乞丐施舍”引争议N.法制日报.2007.8.5.

[2]冯神花.组织未成年人乞讨罪研究[D.北京:中国政法大学,2007:34.

[3]刘杰.“强迫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之解读[J.湖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6,(6):63.

[4]孟庆华.组织残疾人、未成年人乞讨罪适用解读[J.山东警察学院学报,2007,(1):47.

[5]刘仁文.刑法中的严格责任研究J.比较法研究,2001,(2):57.

[6]石经海.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的若干问题[J.法学杂志,2007,(1):49.

[7]【意】恩里科·菲利.犯罪社会学.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0:2.

责任编辑:王云祥    

 

 

关闭窗口